原标题:美联储下任备选掌门人的6大“惊人”政策观点

(图源:子图网)

  本周,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以13对12的投票结果通过了特朗普对谢尔顿的美联储理事提名。朱迪·谢尔顿(Judy Shelton)如果被成功任命为美联储理事,任期将至2024年。

  谢尔顿于2016年就开始担任特朗普竞选阵营的非正式顾问,很多观点认为,如果特朗普11月再次当选总统,他可能会在2022年鲍威尔任期结束后任命谢尔顿为下一届美联储主席,因为鲍威尔没有完全“遵从”特朗普的意思做事。

  但谢尔顿在六大货币政策观点中的摇摆立场,一直都广受争议。

  作为一个鹰派,她长期以来一直主张美国重返金本位制,并质疑是否真的需要采取美联储控制的基准利率制度。但2019年初成为美联储理事候选人时,谢尔顿便开始呼吁降息,虽与她先前关于通胀的观点相矛盾,但符合特朗普对放宽货币政策的要求。

  这为她招来了其政策决定可能会受政治因素驱使的指责。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下谢尔顿的“两面观点”。

  ①由鹰转鸽,货币政策立场180度大转弯

  多年来,谢尔顿一直是众所周知的鹰派。她长期坚持低利率将损害货币价值、纵容政府挥霍无度的观点。最近的一次是在2019年5月她再度重申了该观点。她说:

  “看一看负利率的日本和欧洲就知道了,货币政策愈加宽松的后果是什么?”

  但一个月后,她的话锋突变,称:

  “我会尽快,尽可能有效地促进降低利率。”

  提倡低

  过去,谢尔顿不仅倡导低通胀,而且主张零通胀,这与 自由主义者要求货币稳定的观点一致。

  她曾多次反对发达国家央行将通胀目标设定在2%或接近2%的水平。她在2012年写道:

  “这些通胀目标不可避免地会削弱货币购买力。而货币本应提供存储价值。”

  质疑美联储的作用

  谢尔顿认为,美联储的干涉力度太大了。去年,谢尔顿曾暗示美联储设定基准利率会干扰市场的力量。她说:

  “美联储人为地设定一个与市场力量不一致的利率,这不是一个好的运作机制。美联储可以讨论应该上调还是下调利率,但希望由市场来决定利率。”

  质疑国会对美联储职能的规定

  谢尔顿还质疑国会规定美联储职能的做法,国会规定的美联储宗旨是最大限度促进就业、稳定物价以及相适应的长期利率。谢尔顿对通货膨胀和就业尤其表示怀疑,她在2019年5月说:

  “我可能会对此持高度怀疑的态度,这些目标太模糊了,这真的是美联储的工作职责吗?”

  美联储独立

  谢尔顿在今年2月份的听证会中表示要尊重和捍卫美联储的独立性。

  然而,2019年9月她曾说:

  “如果美联储与国会、总统更协调一致,将能更好地完成它的使命。美联储需要实现立法要求的经济目标,这让其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

  黄金死忠

  多年来,谢尔顿公开倡导恢复金本位制,她认为美元与其他美元计价债务脱节太远,可能导致全球金融不稳定,因此应该让美元恢复和黄金的固定兑换比例。她甚至支持建立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建立新的国际货币体系。

  2016年8月她曾表示:

  “我不反对举行新的布雷顿森林会议。恢复金本位制,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历史的退步,但我认为这是一种具有前瞻性的做法。因为黄金是中性的,是更具普遍性的货币,它是千百年来各国公认的货币形式。”

  但在今年2月份的听证会上,再被问及相关观点时,她的说法大不同,表示:

  “我不主张回到以前的货币制度,我很惊讶有人说我考虑恢复金本位制。”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谢尔顿的提名获参议院金融委员会通过,扫清了主要障碍,但谢尔顿仍存在落选可能性。在后续的参议院全体投票中,若有四名共和党议员不顾党内立场投票反对,就可以阻止对她提名的确认。

  犹他州议员Mitt Romney就称对这个提名表示“担忧”,明确表示将给谢尔顿的提名投反对票。

  而且就算她当选美联储主席,也必须说服美联储其他理事支持她的政策。因为美联储主席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拥有的表决权同其他理事一样,她的主张可能遭到委员会的否决。

  在评价谢尔顿的理事提名的时候,前纽约联储行长杜德利(William Dudley)就担忧,让“主流外的人”加入美联储理事会不会造成“大量问题”,因为他们不是单独制定货币政策。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孟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